当前位置:寻医问药专家网 > 王学廉专家个人网站 > 文章列表 > 戒毒 > 文章详情

一名吸毒人员的自述 “溃烂”人生的救赎

标签:毒瘾 戒毒 | 作者:王学廉 | 发表时间:2014-12-11 17:39:01

我母亲告诉医生,她工作的时候,听到办公室门外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就会吓得浑身颤抖,因为妇产科一般不会有男人出现,有的话就是我。她是新疆某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工作上受人尊敬,每天进出手术室,常常面对生死,却无法面对她自己的儿子,就是有十年吸毒史的我。

这十年,我母亲无论是工作、在家或是外出,她都会给口袋里装至少100元钱,这是用来对付我的,说的更明白一点,是用来对付那个毒瘾发作时的我,当然这只是最初的行情,现在物价上涨,货也贵了,现在母亲一次给我600元才能满足我,她不能不给,如果她不给我,我会发疯一样的骂她甚至打她,或者跪地央求,直到她掏钱为止。

拿到毒品就赶紧找地方打针,打针的感觉很好,粉(海洛因)一打入血管,马上上头,痛苦瞬间消失,立刻感觉舒服,这种快感消失后,就开始后悔了,劝自己还是戒了好。

为了戒毒,我试过最有用的办法就是去了国外,那个国家的禁毒工作做的很好,出国的那一年我都没有碰过毒品,也就是这个时候遇见了我的女友。我不能在那里呆一辈子,一回家就又复吸了,我没法控制自己,这就像迷恋游戏的人通宵上网,爱麻将的人总想约上两桌,常常喝醉的人几天不喝酒就难受一样,医生说这是一种心瘾,它比毒瘾发作了更可怕。

我在国外打工挣的积蓄很快就因为这次复吸用完了,毒瘾发作的时候我要么找母亲要钱,要么还没来得及出门就被父亲关在家里,门被反锁,窗子也装了防护网,我在房间里已经不分日夜,饿的时候家人会把饭菜送进来,家里没人就吃馕,睡醒了上网打游戏,打游戏累了继续睡觉。

毒瘾开始发作的时候,流泪流涕是轻的,之后浑身颤抖,疼痛,痛入骨髓,感觉全身有蚂蚁在爬。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就疯狂的砸门想要出去,也有那么几次是趁着送饭时逃出去的,就像囚犯仓皇逃狱,出去了继续到处借钱买毒品,为此朋友们早已对我敬而远之。闹得最凶的时候我母亲对拿控制戒断症状的药给我,只要是度过了瘾上来的那十天,身体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度过了毒瘾发作最痛苦的那几天,我冷静下来思考,看着手臂上的针孔密密麻麻,接近溃烂,再继续下去人生都会“溃烂”,真的不能再继续了,我不想再让我的家人被我拖累,过整天担惊受怕的生活,再试一次,把毒品彻底戒掉吧。我不可能去国外呆一辈子,更不可能在家呆一辈子,我得想想别的办法……

我的女友告诉我她最近看了一期央视的戒毒节目,叫做《十九层地狱》,里面提到了手术戒毒,这个手术需要在头上打一个小孔,再把一根细细的射频针放进来,通过80度的高温对我脑子里面的一部分细胞组织进行毁损,这之后我对毒品的兴趣就没有了,用医生的专业术语来讲,就是没有心瘾了。

2014年11月12日,我已经将近20天没有吸毒了,已经熬过了最痛苦的那段时间,来到了节目中提到的唐都医院神经外科,找到了节目中采访的王学廉教授,也就是唐都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我告诉了他我的吸毒史,将近20天没有吸毒,已经通过了尿检,王主任帮我安排了纳洛酮催瘾实验,我通过了,术前的各项常规检查也没什么异常,因此顺利的进行了手术。

被推出手术室后,我有一种被恶魔缠身终于解脱的感觉,第二天医生过来问我还想吸吗,我只有不停地摇头。现在就算毒品放我手上我也只会把它冲进马桶,一点之前那种求之不得的感觉都没有了。手术之后的日子里,家人朋友默契的不再提以前的事了,我的人生终于从以前的深陷泥潭回归到了宽阔的大路。

现在的我在回家的路上,窗外风景辽阔,我的对面坐着为我爱我的母亲和女友,我想对母亲说声抱歉,以前那个强迫您给钱让我吸毒的混蛋不是我,他已经离去了,请您接受我的一句对不起,原谅以前那个混蛋并且接受现在的我。而这些年对我不离不弃的女友,我想对你说声感谢,谢谢你没有放弃我,并且让我新生。

还要感谢帮我做手术的王学廉教授和他的团队,如果形容毒品是一个犯罪分子,王主任就是消除罪犯的功臣,帮助了这么多人从歧路里逃脱出来,功不可量。最后,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毒品千万别碰!切忌!


此文章内容仅代表医生观点,仅供参考。涉及用药、治疗等问题请到当地医院就诊,谨遵医嘱!

阅读(4960)| (10) | (1) 我要为王学廉投票 >
更多

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王学廉

主任医师 教授

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

神经外科

咨询专家 已回复咨询数:2045
预约门诊 已成功预约数:205
给他投票 已获得投票数:715

请务必在就医后进行投票,以保证结果的公平、公正。

温馨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