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演出资讯 读书 文学经典 衡水文艺 新书上架 文化衡水 历史钩沉 老照片 鉴赏收藏 今夜星空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娱 > 文学经典 >
聚散离合总关情《眼镜村官》
时间:2011-07-27 10:24   来源:衡水晚报
衡水日报新闻热线:0318-2073456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0318-2065067、2061234

  2011年3月,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同时推出了尹庆民的四部长篇小说。这就是“枣林三部曲”和《眼镜村官》,这在河北作家的出版史上还是极为鲜见的,也足见出版社对尹庆民长篇小说创作的重视程度了。
  我在这里要谈及的《眼镜村官》,通过大学毕业生孙正强到贫困村当村官引领村民致富的艰难历程,以及孙正强与周蕾蕾、王翠丽、李碧薇三个女大学生的情感纠葛,真实地再现了当今农村正在发生着的新变化,也让我们看到了当代大学生在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的作用下所选择的不同人生之路及其命运。
  这部小说最突出的特点是注重写人物,而不是单纯地讲故事;而且是通过“细节”来写人,不仅写人物“做什么”,更重要的是写出了人物的“怎么做”。能够做到这一点,是相当不容易的。就河北而言,许多小说的弊病就是因“细节”的匮乏致使人物形象苍白无力。可以说,没有细节,就没有小说;而细节的运用和创造,则有赖于作家深厚的生活积累和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眼镜村官》的许多章节,可以说没有什么故事,靠的是有生活情趣、有地方色彩,并能突显人物此时此刻的情绪和心理状态的细节,把简单的场景写得情趣盎然,且合乎情理。其中的人物如孙正强、周蕾蕾、李碧薇、王翠丽、高平原,孙坚组,以及着墨不多的村支书王进明、作家高发达都给人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眼镜村官》将孙正强到全县最贫困的得胜村当村官的“事业线”和他与周蕾蕾、王翠丽、李碧薇的“情感纠葛”紧密地连结在一起,二者可以说是互为因果关系。孙、周本是一对恋人,因为孙正强当了“村官”,周蕾蕾就和他分了手;相反,李碧薇因为孙正强有勇气去当“村官”,开始对他刮目相看,并利用记者的身份全力予以支持和帮助;王翠丽对孙正强的感情则是从最初的感激(帮助她解决了试种大棚菜时遇到的困难)到真心的爱恋。小说结尾时,比较明确的是周蕾蕾被赵兴军“甩了”,李碧薇明确地拒绝了亿万富翁钱富的纠缠;王翠丽虽然爱孙正强,但吴建良回村来了,这对青梅竹马的恋人能否重归于好?李碧薇能否和孙正强走到一起?没有明确的结局,只是暗示。
  不过,通过这几个人物的情感纠葛及其聚散离合,小说触及到了一个重要的无法回避的问题,这就是:在各种欲望泛滥并充满诱惑和陷阱的时代,当代青年应该走什么样的人生之路?具体到小说中的周蕾蕾、李碧薇、孙正强、王翠丽来说,就是走自强自立之路,还是依靠他人(父母的权力或借助婚姻)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周蕾蕾当初选择孙正强,是因为孙正强有个任常务副县长的爸爸,后来考入州城日报后,之所以与孙正强分手并毫不犹豫地投入赵兴军的怀抱,原因无他,就因为孙正强在爸爸逼迫下不得不去当“村官”,而赵兴军的爸爸则是省里的一个厅长。而且,她在这样做的时候,不是犹犹豫豫,不是遮遮掩掩,而是做得果断、绝情,并且理直气壮。也就是说,她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这在她和李碧薇的一次对话中表露无疑,并且劝李碧薇赶紧答应钱富的求婚请求。在她看来,这是许多女孩子梦寐以求、千载难逢的人选。在现实生活中,把爱情和婚姻作为与金钱和权力进行交换的女性并不鲜见。周蕾蕾就是其中的代表。孙正强当初也有这种“依赖”思想,是爸爸利用常务副县长的权力,逼迫他参加公务员考试,并且让他到全县最穷的村当“村官”;孙正强正是在看到依赖爸爸无望的情况下,才下定决心去当好这个“村官”的,他后来取得的成绩,可谓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结果;反过来说,如果他的“依赖”思想去不掉,非但不能自强自立,很可能成为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与他相反的情况则是,李碧薇的爸爸虽然是县委书记,一把手,但她受爸爸的影响和教诲,从小就树立了自强自立的信念,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凭成绩而不是凭照顾考上大学,毕业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被州城日报录用;她之所以改变对孙正强的看法,恰恰是因为他走上了自强自立的人生之旅,她之所以尽心尽力地帮助他,则是因为他在村官的位置上做出了成绩,让一个最贫穷的得胜村走上了致富之路;她在情感上之所以一步步走近孙正强,也是因为这一点。然而,李碧薇毕竟生活在世俗之中,并且与周蕾蕾一个宿舍朝夕相处,周蕾蕾等人的世俗观念不可能对她毫无影响或者说没有“干扰”,面对有亿万资财的钱富的追求,也曾一度彷徨、犹豫、徘徊,但最终还是果断地拒绝了钱富,也就是拒绝了可以不劳而获、养尊处优的生活。正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开自己的车比开别人送给的车“踏实”。李碧薇拒绝钱富,是她恪守自己的价值观和做人原则的理性选择;而周蕾蕾的“被甩”则意味着:当女人以姿色做筹码来进行权钱交易时,人就变成了“物”,最终都会被喜新厌旧者所抛弃。反过来看,只有像孙正强和王翠丽那样,丢掉幻想,脚踏实地地在实践中奋斗和拼搏,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并赢得世人的尊重和认可。
  这就是这部小说通过不同人物所选择的不同道路和不同命运所显示出的“意义”。
  如果提出更高的要求的话,我觉得在人物塑造上还没有充分写出人物的复杂性。人物的复杂性,就是人物自身的矛盾性。人的性格是由多种元素构成的,彼此共处一体又相互矛盾、斗争,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并达到新的统一。人物自身的矛盾性,通常表现为理智和情感的矛盾。这部小说,多写人物之间行为举止的对立,而人物自身情感与理智之间的那种缠绕和纠结写得不够充分;同时人物在关键时刻所作出的重大选择,如吴建良为追求王翠丽而执意要“舍城返乡”的举动,作者给出的理由就不够有说服力。尽管如此,但瑕不掩瑜,《眼镜村官》还是有新意,有特点,有启示意义的、值得一读的作品,是衡水乃至河北近来长篇创作的新收获。

(责任编辑:扬阳)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衡水新闻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联系电话等,均为公益性质,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
·电话:0318-2065027 衡水新闻网 传真:0318-2023128 邮箱:hsxww1@163.com
·稿件处理时间:9:00—18:00
阅读推荐
专题策划